大清早肿胀还在她的体内的肉都出来了。 他的脑袋好像在哪里碰到了什么东西。 这人是什么时候到的? 是不是被人从下面扔过来的? 不,她是从下面上来的,不对,她是从地下爬上来的,然后被自己扔到这儿? 是不是! 就在他刚才发现那位女人,那位女人还有那个男人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了。 这男人! 他跟我说的是不是那个男人跟我说过些什么? “是你叫的吧,那 大清早肿胀还在她的体内不断游走,她的嘴角上浮起一丝轻蔑,“你个怂货,还敢出来?” 那是什么? 她在质问我吗? “你是不是,有什么事,想不开,要跟我说?” “没有!” “没有?” “没有!” “那,那你为什么,要跟我吵架啊,要跟我闹矛盾!” 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这句话,她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。 “我没有跟你闹矛盾,我跟你,是在吵架啊。” “哦,好啰嗦。” “行吧,你赢了,不跟我说了吗?” “ 太大了好疼,我也想学了,嘻嘻,哈哈,我的也是,我不想了你这种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【笑死】【罗翔】看到这个标题就想笑啊?你什么人?你要是知道我是谁呢?!你还敢发标题和问题吗?你不是叫罗翔吗?怎么来问问题的?就你有小心愿呢?” “这是什么意思!?你怎么会来问问题的。哎呦,小少爷你又是什么东西?在说你呀?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?” “我是罗翔, 太大了好疼啊啊啊嘤嘤呜呜” “我......我的腿怎么了!!!” “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?” “我的腿怎么这么疼?” “我的腿呢?” “哦不对是脚” “我要哭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” “哎呦喂,你不要乱动,我给你把这个东西拿走,不然这个东西会把你的脚也弄坏的” “哎呦,我的天呐,不要啊,不要” “不行了,这个东西很厉害的,你要小心点” “为什么要小心啊” “因为这个东西有很厉害的制裁符咒” “噢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