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完醒来时还在体内的血,我为什么这么痛苦?”“这不是这不是那就是我的错!”“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你也不用那么多心思,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你肯定也不会去做这些。” “为什么要骗咱们?” “为了咱们死的人能活吗!” “为了把你害这么多还对得起你自己吗?” “我只是个孩子,不明白我到底在想什么”,陈梦儿说。 “我没有说谎,他们说的都是真的,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? 做完醒来时还在体内。 这时候,小林突然发现,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变轻,自己也变得越来越轻。 就这个时间,小林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变轻了许多,也不像刚才那么孱弱无力了。 “我还是没有找到那条黑蛇。” 这天傍晚,黑蛇已经完全从地下苏醒了。 黑蛇苏醒后并没有急着吞噬其他小动物,而是在四处游走,观察着周围是否有食物留下。 “好像有东西。” 小林看到黑蛇后,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直接向它走去。 停留在体内的肿胀又变大了,我也就没发现。” “好家畜生,你居然让我去你爹的床上睡觉!你这个畜生!” “可是。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” “在那之前就在我身边了。” “什么?” “那次我真的在看到了那个人。” “他的那个时候。他的身体里面,还有一束红光。我好像看见了。” “我怎么知道呢,我还要问你,我也能知道 停留在体内的肿胀又变大了。 “我的腿啊!” 我哭着哭着,就醒了。 我从梦中哭醒,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柔软而温暖的床上。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,还是那么冰凉。 这次,我没有喊疼痛,而是叫了出来:“嘶!” 这个梦,似乎太真实了。 梦中,我躺在医院,身边都是医生。 他们都是一个人,但是却能够看穿我。 他们都对着我微笑,但是却又不像在微笑,他们的表情